和两个省部级“老虎”搭档过的副省长 也成了老虎

  原标题:和两个省部级“老虎”搭档过的副省长,也成了老虎

  撰文 | 孟亚旭

  11月15日上午九点,中央纪委再打“虎”——江苏省副省长缪瑞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
  缪瑞林曾在宿迁、南京两地工作,在宿迁工作期间,曾和“老虎”仇和共事。季建业落马后,缪瑞林到南京“救火”,在南京期间曾和另一个“老虎”杨卫泽共事。

  缪瑞林离开南京后不久,中央纪委对江苏开展巡视。

  宿迁9年、南京4年

  缪瑞林,男,1964年11月生,今年54岁,江苏如东人,在职研究生学历,管理学博士学位,曾两度担任江苏省副省长。


  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ics)注意到,缪瑞林是高级农艺师,起步于农业系统,在农业系统工作了20年。

  1980年,年仅16岁的缪瑞林到江苏农学院农学系农学专业学习,毕业后到江苏省农林厅农业局综合科当科员,3年后便成为综合科副科长,2年后成为科长。

  在经过农业系统多个岗位历练后,2001年6月,缪瑞林晋升为江苏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局长。

  缪瑞林曾在宿迁、南京两地工作,还曾两度担任江苏省副省长。

  自2004年3月开始,缪瑞林离开本行,到地方行政系统历练。

  其一,他在宿迁工作了9年(2004年3月至2013年1月),这9年中,他任常务副市长2年,代市长、市长5年,市委书记近2年。

  2013年1月,缪瑞林任江苏省副省长,跻身副省级。

  其二,2013年12月,缪瑞林空降南京任代市长,不久转正。2014年1月至2018年1月,他担任南京市长4年,期间曾兼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主任。

  今年1月,他重新履新江苏省副省长,不到1年便落马了。

  书记、市长双双落马的副省级城市

  “2004年3月,组织上安排我从省级机关到宿迁工作,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整整9年。9年时间,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转瞬一逝,但对于人的一生来说,却是不短的人生旅程和社会履历。”

  在2013年离开宿迁时,缪瑞林曾发表讲话,“来的时候,我还不满40,走的时候,已年近天命;来的时候,意气风发,走的时候,已华发渐增;来的时候,我无亲无故,走的时候,我们亲如一家。”

  他说,“在平时工作中,我对同志们工作要求过高过急过严,有时对同志们批评过于严厉、不分场合、不留情面,可能伤害了一些同志的感情。对此,虽然大家给予了充分理解,但自己深感内疚。”

  政知君注意到,在宿迁工作期间,缪瑞林曾和“老虎”仇和搭过两年班子。

  提到宿迁,不得不提仇和。

  仇和早年曾是宿迁市筹建领导小组成员,1996年9月任宿迁市副市长,2000年12月至2001年8月先后任宿迁市代市长、市长,2001年8月至2006年1月任宿迁市委书记。

  换句话说,缪瑞林到宿迁任市委副书记、常务副市长期间,他的上级便是仇和,仇和离开宿迁后,缪瑞林任宿迁市长。

  在早年的媒体报道中,在介绍缪瑞林时会提到,“他是继仇和之后从宿迁走出的又一位副部级干部”。

  2015年3月,已成为云南省委副书记的仇和落马。2018年11月,缪瑞林也落了马。

  “救火队长”

  缪瑞林曾被寄予厚望。

  2013年10月17日,时任南京市市长的季建业落马,不久任江苏省副省长未满1年的缪瑞林便空降南京,成了“救火队长”,当时的南京市委书记还是杨卫泽。

  2015年1月,杨卫泽落马,南京市也由此成为十八大后书记、市长双落马的副省级城市。

  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ics)注意到,缪瑞林在南京任市长的4年间,南京市委书记变动频繁。

杨卫泽落马后,黄莉新(时任江苏省委常委、无锡市委书记)补缺,不到两年后卸任。

2016年9月,吴政隆跨省调到江苏,履新江苏省委副书记、南京市委书记(时任山西省委常委、太原市委书记)。

2017年5月,吴政隆成为江苏代省长,当年7月,时任江苏省副省长张敬华履新江苏省委常委、南京市委书记。

  缪瑞林和张敬华早年曾在江苏省政府班子中共事,缪瑞林在2013年任江苏省副省长时,张敬华还只是江苏省政府秘书长。

  缪瑞华离开南京不久(2月23日至5月23日),中央第七巡视组对江苏开展巡视,并将南京市纳入巡视监督范围。

  巡视组反馈称,南京市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够坚决,省会城市功能作用发挥不够;政治站位不够高,消除“杨卫泽、季建业”恶劣影响不及时不彻底。

  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,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、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。

  “争做少被市民骂、少被媒体批评的市长”

  回到几年前。

  2014年1月,在他刚到南京工作时就着力砍掉城建项目,“今年城建规模由原来的755亿元压缩为652亿元,减掉103亿元”。

  对于近年来广受关注和争议的南京城市建设过快过猛,他对媒体表示,将按照轻重缓急,适当往后推一推,调整调节好,明年再考虑。

  “别拿这些项目来骗政府的钱,专项资金一留留200多个亿,开玩笑!”也是在2014年1月,在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专题议政会上,在南京市财政局副局长作报告时,被缪瑞林当场打断。

  他认为南京市应该少搞财政专项资金,“一些项目申请专项资金,其实是骗政府的钱”,对于南京市目前200多亿元的专项资金规模,缪瑞林表示保留得太多了。


  曾有记者问,有领导会说,在南京当市长不容易,第一是媒体多,第二是婆婆多,第三是市民会在网上批评领导,您是如何看待在南京当官不易这个话题,对于市民的批评声,您是如何看待的?

  缪瑞林的回答:

  “我当这个市长,就是要争取做少被市民百姓骂、少被媒体批评的市长,这就是我的态度。当然不可能不骂,你们照骂,该骂照骂,做得不好你们尽管骂。”

责任编辑:闫宏亮